注册 登录
食品论坛 返回首页

馍法无边的个人空间 http://bbs.foodmate.net/?21424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在别处:笑忘北平

热度 1已有 586 次阅读 2011-8-7 10:34 |个人分类:心怀尘结 |

分享到:

    我还不够老,但总有些声音在耳边飘荡,走过的路容易忘记,路边的野花更没有见过,那些脚印却一直在追赶着我,喋喋不休,无处可逃。有时,只好停下来安慰下那些记忆,告诉他们我并未忘记,了却那锥心的缠绵,以便重新踏上另一段陌路之路。
     13
年来,去过很多地方,只是,对于大多数地方,我不过是匆匆的过客,天南地北,都只是几天几个月而已,最多不过就是江南的一周。我知道她长成什么样,然后与我无关,只好离去。除去故乡外,在北平呆过的7年是我最长的一次停留,因为生存和求学是让人没有选择的,就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,你会怀着天然的抵触将它进行下去,直到新欢的出现。

13年前的今天,在那年秋风秋雨中,波涛的洪水中,我坐在拥挤的硬座车厢中,在列车的摇晃和汗臭及方便面的味道中睡去又醒来,看着窗外的稻田和群山呼啸而过,一路向北,断断续续地拼凑着一个梦,君别笑:穷人且做富人游。一重山,两重山,山高天远雾水寒,抛开云贵高原,驶进华北,在黑暗中走下列车,一出站北京西站便见北平铺天盖地一城灰,如狗般游走的出租车,抬头望天,黑云压城,却又灯火通明,仿佛被网住不动的飞鸟,那就是红尘之网,红尘滚滚,而我的青春又一次开始躁动。
    
我是一个严肃的人,别人抢着要去的,我不着急,来日方长,总会轮到浸入你身躯的那一刻。八百年的古都,八百年的锦绣,八百年的古韵,八百年的风流,一天的照片拍不完,盛世煌煌,在人群中一百多斤,长得又不高,容易放得下,所谓帝王气象,多朝古都,无非是来助我这学子的兴。人们在城墙内外彷徨,想穿透这堵墙去寻找灯红酒绿,追赶时髦潮流,憧憬科技现代。因此上,我要说,我待北平,不薄,我爱这样的美人迟暮。皇城复兴与否只是别人的大事,故国者非有乔木之谓也。有我就不一样,我爱这样的秋高气爽,长空雁鸣!我去野外荒垣长城静坐,听土埙声声,回到从前去,看待北平往事,如此,我才能不虚此行!

在北京的第一场雪,不,我要现在才纠正过来,北平。我的学校在圆明园路,翻过围墙进入遍地白雪的残垣中的圆明园,大雪让我这样的南蛮人欢呼大叫,非是没有见过雪,只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雪。摊开手,让它落下融化,这样的气候,没有品茗赏雪的雅兴,而是奔到小饭店喝酒,劣酒一壶!天安门太远太闹,那是炫耀地名之处,向外国佬推销仿真品的所在,二锅头永远是北平人的最好。我只能在风雪路边的小饭店,和朋友大块吃肉,就着一叠花生米,大瓶喝酒,喝了点酒,便放肆张扬。原来这世间,还有你我这一等人,慷慨男儿同作稻梁谋,多情总被无情毙!这样的北平,多少人来了又走,而我却还没有见到王孙之女,贵胄之后!就要准备离开!

  离开之前,终是去了次故宫,是人,免不了从俗,总要留点念想,留点记忆。看着慈禧曾经使用过的马桶,我心里只能戏曰:满清入关三百年,留给民族的,其实只不过是给所谓的导演们制作诸如《还珠格格》等啼啼哭哭的电视剧!还有袁崇焕的悲歌一曲!还好,重要的是,这儿曾经有我的江湖,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,我们曾在野长城顶一起大小便,在山泉里一起裸泳,曾经一起狂歌痛饮!现在他们分布在西南,在东北,在西北,在美利坚…….不是为了下一次华山论酒,而是东奔西走,为活着而活着。
       吾既不生于斯,吾也不长于斯,然,吾的青春却曾在此游荡!

我的肉身走得太匆匆了,北平,请放开我的灵魂让它跟上,将我遗忘,我太疲惫了,且梦一场,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,将你遗忘,明朝奋发图鹰扬。


路过

鸡蛋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输入验证码 换一个

怀念旧版|联系方式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食品伙伴网

GMT+8, 2020-2-29 04:37 , Processed in 0.018108 second(s), 7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20 Comsenz Inc.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128号

返回顶部